<sub id="XpneuRb"><frame id="51982"></sub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梅里雪山
    白小宇一曲未尽,已经围上来不少人倾听。其中就有一对男女,女的听了几句居然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 尤其是第二遍听到“总有一种伤痛,深深隐在心中,哪怕最轻最柔的触碰,都能把伤疤拨动,给我流血的阵痛。”时,女孩彻底崩溃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她跑到白小宇的面前,双手握住琴弦,哭诉道:“小宇,我求求你,不要再唱了……”

     这时,陪女孩一起来的那个男的也走了过来。他轻轻扶起女孩,同时,他用凯旋者的目光看向白小宇。那种傲然如天神下凡般的凌人盛气,渗透白小宇的骨髓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是初恋。但是,她现在是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 白小宇早恨的咬碎钢牙,他挥起一脚踢中那男的大腿。待还要继续暴打时,旁边却围上来几个大汉。

     二话不说,按倒白小宇就是一顿狠打。

     薄依莎要上去阻止,却被另外两个小青年拦住。

     那男的拽过白小宇手里的吉他,让众人停手。他一脚踏上白小宇的头,冷笑道:“小王八蛋,你能写会唱,这么有才,难怪她那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他抡起吉他重重砸在白小宇的大腿上。“这第一下是警告你,以后必须不能再跟她见面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他又抡起吉他重重砸下来。吉他应声折为两段。

     “这一下是告诉你,在这个城市你惹不起我!”

     最后,那男的把手里的吉他柄重重扔向白小宇的头。“就你这等小瘪三,打你我都嫌手脏。以后还是离我远点,不然哪天把你弄死你都没处申冤!”

     说完,那男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薄依莎这才能走过来,看到白小宇头都被打破了,急的哭了起来,用衣袖紧紧按住伤口。

     “哥们,你的吉他已经碎了。我现在没钱,过两天买把新的还你。你看怎么样?”白小宇艰难地站起身,来到卖唱的小伙子跟前,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能说出这话,就说明你是个仗义的人。冲这点,吉他就算我送给你了。”卖唱的小伙子说道,“不过,你惹了张学霸,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这个城市吧!”

     “他叫张学霸?”白小宇确认道。

     “不错,他就是张学霸,本县的超级一霸!”小伙子以非常肯定的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 没钱去医院,白小宇在薄依莎的简单包扎后,就一同回到宾馆。

     到了半夜,一个机器人在宾馆里复苏。它睁开愤怒的眼睛,紧握拳头。白小宇要借机器人的力量向张学霸复仇。

     机器人睁开天眼,激光器两度大开,分别撕裂两张维度膜,然后进入四维空间。

     白小宇找到张学霸的时间轴,机器人就降临在他的床前。

     看到自己深爱的女人躺在别人怀里安睡,那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痛,和欲罢不能的冲动。

     白小宇控制的机器人一把抓起张学霸,随手一抛就扔到天花板上,撞碎吸顶灯。最后,重重跌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 幸好是木式地板,且铺有厚厚的地毯,张学霸才不至于摔死。他鬼哭狼嚎地惨叫,把他老婆吵醒。

     白小宇眼疾手快,一掌劈在女人的脖子上,女人闷哼一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然后,白小宇一脚踏在张学霸的头上,恨恨说了句: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 “爷爷,爷爷,你是外星人吗?为什么要来揍我?”张学霸哭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 机器人虽然可以开口说话,但是音色变调,“你只管继续叫我爷爷就好!”

     说着,机器人牵起张学霸的一根指头,说道:“快给我拿一百万现金来?”

     “爷爷饶命,我才买的房子,手里没钱……”“钱”字才说一半,机器人稍一用力,只听“咔”一声脆响,张学霸的那根指骨就被捏碎。

     然后,白小宇又换了一根手指,重新牵上,说道:“我既然来收拾你,就对你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。再问你一次,一百万拿不拿出来?”

     张学霸痛的在地上乱蹬,把地毯都磨出一个洞。他浑身大汗,不停地向白小宇磕头。

     “怎么,还没有诚意吗?”白小宇开始用力。

     张学霸更剧烈地扭动,最后实在受不了痛疼,“有!有!有!就在那。”张学霸指着墙角的保险柜说道。

     顺利拿到钱后,白小宇顺手敲晕张学霸,然后穿越维度而去。

     第二天,白小宇打开电视,新闻头条正津津有味地报导外星人在本县城抢劫的奇闻。

     白小宇暗地里笑掉大牙,心想有穿越维度的本领就是爽,自己将来务必要学会。

     有钱的日子则更是爽,带着学姐薄依莎出去游玩,一直玩到樱花落尽时,白小宇才在那颗天魂的催促下收心办正事。

     首先,薄依莎父母双亡,无可去处。在白小宇的斡旋下,就拜白小宇的妈妈为干妈,以白小宇的家为家,继续上学。

     其次,剩下的钱,一半给了薄依莎:因为她无亲无靠,手里有钱心里就会踏实些;另一半白小宇偷偷打进他妈妈的银行卡里。

     最后,白小宇写下两封分别给父母和薄依莎的信投进邮箱。

     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深夜,没有任何告别,他乘车去到梅里雪山。

     这座云南省第一高山,是藏族佛教四大神山之一。因有山神庇护,曾使日本登山队在登顶途中全部惨死。至今的最高峰仍是无人问顶的处/女峰。

     而就因为是“处/女峰”,白小宇才选择在这里登顶。

     他绕开众人视线,然后找了个隐蔽处稳稳攀爬。虽然,他的目标是山顶,但是他的决心也是爬到山顶。

     白小宇从来不信邪,是不是登临山顶就一定会触怒山神?

     事实上,白小宇就是来这寻“死”的。如果能在死之前看上一眼山神,倒也是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 就在距离山顶还有一步之遥时,明明晴朗的天,果然,突然刮起狂风,刹那间乌云盖顶——这与当年日本登山队面临的天气变化一个样。

     白小宇心中暗骂:这鸟山神,都快面对面了,还不让我瞅一眼!难道是位万年不遇的女神?是不是看了一眼就得嫁给我呀?

 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狂风不断地调整方向,并最终吹向白小宇的正面。此时此刻的白小宇,正在近乎七十度的悬崖上。这风像是被人控制着要把他尥下悬崖。

     看来是无法约会山神了。但也不能被风吹到山下,否则“尸体”会被巡山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 如果那样的话,等自己将来重返地球回来时,岂不是就见不到自己的身体了?

     因此,白小宇不仅身体紧扳住坚冰,而且用牙齿死死咬住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又前进了几米,来到一个小平台上。

     天,黑漆不见五指,狂风怒吼,暴雪像在空中垂下的银河。白小宇再也不想动弹,他心想:就在这里吧,就把这里当作临时的坟墓。

     很快,他的四肢就和冰雪连为一体。白小宇吐出最后的一口热气,然后紧紧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这时,一团紫色火焰从他头顶里飘了出来,并没入他背上的大背包里。

     紧接着,机器人撕开背包站立起来。以娴熟的手法打开维度膜,然后进入第九维度。

     要去二十九亿年前的火星,这在时间上的跨度太过遥远。

     就算是在第九维度,这里可以从任意方向去到目的地。但是,也需要好几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 机器人只能瞬间地停在这么高的维度,时间一长,就会被被万有引力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 那颗平行宇宙的天魂虽然预测过情况不会乐观,但没想到会糟糕到这种地步:机器人才进入,一条胳膊就被扯断。

     最后,那颗天魂不得不拿出它自己的能量,在机器人周围制造出等离子护盾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白小宇才险险躲过生死劫,来到二十九亿年前的火星上。

     就在进入三维世界的前一秒,白小宇低头看机器人时,见它的外壳几乎被高温等离子融化殆尽。

     所幸已经到达目的地,再多的担忧已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 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火星上的自己。白小宇喊那颗天魂道:“喂,火星上的咱们,他在哪呀?”

     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回音。白小宇大惊:“喂喂喂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吵,快听我说!我的能量已经耗尽,就快消散了。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是个奴隶,他思想平庸,无法达成我修行的愿望。所以,我带你来替代他的天魂。有朝一日,你去到银河系中心黑洞时,别忘了那个女孩名字叫名什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那颗天魂带着白小宇的魂魄飘出机器人的头颅。然后,向海边急速飞去。